欢迎访问:老司机视频大全 在线播放免费-白白发布小明686-白白发布在线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梦】(第四章)(01)

第四章 淫荡的M女仆莉莎(一)
          --女仆莉莎-- 六月十六日 星期四
  「花院长,莉莎,欢迎光临。」雅妈妈笑容满面地把花雯芸和冯可依迎进俱
乐部里。
  「你好,雅妈妈。」见雅妈妈上来就叫自己莉莎,冯可依感到有些困惑。
  「咦!我搞错了吗!难道今晚莉莎被封印了,你现在的身份是雅致脱俗的可
依?」瞧着冯可依一副摸不着头脑的可爱样子,雅妈妈腰肢乱颤地笑起来。
  原来雅妈妈认为我是以喜爱SM的莉莎的身份来玩的,好羞耻啊!被雅妈妈
先入为主了……冯可依瞬间想到这些,一时大感羞惭,连忙强调道:「今晚……
  今晚我是冯可依。「
  「那可糟了,怎么办好呢!真头疼。」雅妈妈拍拍脑袋,一副苦恼的样子。
  「怎么了,雅妈妈?」花雯芸窃笑着问道。
  原来俱乐部的人气女招待香奈因为家里有急事,突然请假说今晚不来了,而
且雅妈妈的得力干将朱天星为了分店开张的事,身在外地,也帮不上什么忙,现
在俱乐部里深得客人喜爱的女招待严重不足,为此,雅妈妈烦透了。
  「可依,今晚代替香奈,在这里帮忙好吗?」雅妈妈用希冀的目光看向冯可
依。
  在被聚光灯照射得无比明亮的舞台上,一个浑身捆缚着红绳的年轻女孩儿被
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锁链吊着,一腿用脚尖点地、另一只腿呈九十度地抬起来。
  五六个男人像是被蜂蜜引诱的蚂蚁似的,围绕在女孩儿周围。女孩儿的身上
被男人们舔得濡湿发亮,正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狠狠抽插着阴户和肛门。爱液
四溅的声音和女孩儿兴奋的叫声清晰地传进呆呆看着的冯可依眼里。
  雅妈妈又叫了几声,冯可依才反应过来,脑袋像拨浪鼓那样摇着,「不行,
不行……那种事,我做不出来。」
  「可依,走神了啊!是不是也想做那样的事啊,咯咯……」雅妈妈捉狭地瞧
着冯可依,眸中光芒闪动,似乎看透了她的内心。
  「没有,没有……」冯可依连忙否认,脸上浮出一团红晕。
  「咯咯……」雅妈妈不置而否地笑着,然后说道:「可依,你好色啊!完全
想歪了,让你在这里帮忙不是做舞台上的那种事,而是要你像上次那样穿一些稍
微色情一点的衣服,给客人们送送饮品、点心什么的,就像咖啡店的女招待。」
  听完雅妈妈的话,冯可依羞耻地感到自己兴奋起来了,身体像火在烧那样火
热,心中激昂高亢,下身更是不堪,阴户深处一阵抽搐,竟然溢出了爱液。
  在第一次,也就是上次来这里玩时,看着女招待被男人们摆出各种下流的姿
势玩弄,不知怎的,冯可依竟有些羡慕,情不自禁地在脑海里幻想自己变成了这
里的女招待,快乐地接受野兽一般的客人们各种凌辱和淫玩。可是幻想是幻想,
真让她上台像这个女孩儿一样,冯可依自问绝对做不出来,不过,如果只是端茶
送水的女招待,似乎不无不可。
  见冯可依还在犹豫,花雯芸劝道:「可依,这不正好吗!雅妈妈缺人,而你
今天来这里不就是想要羞耻的快感吗!何不顺水推舟,帮帮雅妈妈呢?」
  「我也想帮雅妈妈啊!可是,我,我已经结婚了,要是我老公知道了,会很
生气的。」怀中揣着一颗跃跃欲试的心,冯可依很想答应雅妈妈,可话到嘴边怎
么也说不出答应二字。
  「可依,中午时,我就跟你说过,女人要有自己的小秘密,你瞒着他不就好
了,他又不是神仙,你不说他怎么知道。」花雯芸恨其不争地瞧着冯可依,一脸
的无奈。
  「可依对老公忠贞也是对的,可依,你不讨厌在我这里做女招待吧?」见冯
可依点头,雅妈妈接着说道:「既然不讨厌,那就把对老公忠贞的可依封印起来
吧!你现在是莉莎,另一个真实的你,一个隐藏在你身体深处、喜欢暴露、喜欢
SM的女人,怎么样,莉莎?现在没有问题了吧?」
  「可是……」冯可依跟不上雅妈妈怪异的思维了,心想,什么封印可依,什
么隐藏身体深处的另一个自己,不过是换了一个名字,自己还是自己,这不是掩
耳盗铃的做法吗……
  「真是绝妙的主意啊!雅妈妈,你是怎么想到的?如果可依变成莉莎就可以
无所顾忌地满足内心的欲望,在这里做女招待帮忙了,莉莎,现在没有拒绝的理
由了吧!咯咯……」
  「花院长,我……」
  似乎知道冯可依顾虑什么,花雯芸快口接道,「不用担心什么,有我呢!我
会一直陪着你。莉莎,好好享受这个美妙的夜晚吧!」
  「对嘛!香奈来不了,只有你能帮我,莉莎,帮帮我好吗?」
  在花雯芸和雅妈妈的极力劝说下,冯可依找到了放纵一次的理由,稍微犹豫
一番,便点点头,小声说道:「好,好吧……」
  「太好了,莉莎,跟我来!」雅妈妈牵着冯可依的手,向职员休息室走去。
  「呀!刚才忘记跟你说了,女招待们都在脖子上佩戴项圈,不同的项圈有不
同的含义。红色皮革代表能看不能摸,黑色皮革可以随便摸,银色的给客人们正
常性交OK的暗示,金色的性交、SM均可,还有就是附有十字架的,不受任何
限制,就算是肛交也在允许的范围内。这是俱乐部的铁律,所有会员必须遵守,
莉莎,你想选什么颜色?」雅妈妈请冯可依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鸡尾酒给她。
  「我……」嘴唇蠕动着,方开又合,似乎羞于言齿,冯可依一把拿起桌子上
的鸡尾酒,仰着脖,一饮而尽。
  「我……」嘴角还残留着红色的酒液,冯可依也不去擦,眸中飘荡着难以选
择的矛盾之色。
  花雯芸和雅妈妈也不催,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冯可依,想看她如何选择。
  「我……我要红色的。」终于,冯可依做出了选择,可看她眸中的不甘,红
色的项圈分明不是她最想要的。
  「犹豫了这么久,竟然选了红色的项圈,莉莎,你可真叫人失望!好吧!红
色就红色吧!不过,给你红色的项圈,你想怎么用呢?」雅妈妈的眼中荡出兴奋
的光芒,直勾勾地望着冯可依。
  雅妈妈灼热的目光似乎有种魔力,给冯可依一种无法悖逆的感觉。仿佛身不
由己似的,冯可依羞红着脸,颤抖着声音说道:「套……套在我的脖子上。」
  「好乖啊!莉莎,是看起来像小狗似的,把红色的狗项圈套在你美丽的脖子
上吗?」雅妈妈一边抚摸着冯可依的头发,一边问道。
  「是……是的。」冯可依羞耻得浑身发抖,同时,感到一股巨大的兴奋笼罩
着她。
  「为什么要在脖子上戴狗项圈呢?还是红色的狗项圈。」雅妈妈的手梳理着
冯可依的头发,慢慢地滑到如天鹅一般修长的颈项上。
  「因为……戴上了红色的狗项圈,我就可以……可以在雅妈妈这里做女招待
了。」越说越兴奋,冯可依不禁发出不均匀的喘息声。
  「想要十字架吗?」雅妈妈吃吃一笑,流转的眼眸中闪烁着揶揄。
  冯可依只选了个可看不可摸的红色项圈,连正常性交都不肯,肛交就更加不
可能了,雅妈妈也没有这种打算,只是想逗逗她,可冯可依却信以为真了,就像
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一个激灵,叫道:「不要十字架。」
  「真遗憾,好吧!莉莎,你就只戴红色的狗项圈吧!这是你今天的衣服。」
  雅妈妈撇撇嘴,有些扫兴,把一件白色超短连衣喇叭裙的女仆装递给冯可依,
然后,说道:「快点换上吧!」
  见冯可依托着连衣裙,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花雯芸心中偷笑,对冯可依说
道:「莉莎,你现在是女招待,不能不理睬雅妈妈,要有女招待的样子啊!」
  冯可依被点醒了,羞惭地向雅妈妈行礼,以下对上的语气,说道:「谢谢雅
妈妈,请问,在这里换吗?」
  「当然了,难道你想出去,在客人们面前换衣服吗?」雅妈妈白了冯可依一
眼。
  「不……不是,对不起。」冯可依吓了一跳,连忙鞠了一躬,慌里慌张地道
歉。
  「别慢吞吞的了,莉莎,快点脱衣服!」雅妈妈有些不耐烦了,眸中兴奋的
光芒更盛。
  「好……好的。」冯可依似乎融入进女招待或是女仆的角色了,柔顺地听从
了命令,在花雯芸和雅妈妈兴奋的目光下,忍耐着羞耻心的冲击,开始脱衣服。
  外套、裙子、衬衣,一件件衣物飘然落下,冯可依脱到身体上只剩下胸罩和
内裤时,停了下来。
  「谁让你停的,看来你还不能胜任莉莎的角色啊!可依,继续脱,一件也不
许剩!」
  「对不起……」在雅妈妈的呵斥下,冯可依低眉顺目地继续脱起衣服来。
  一边脱衣服,冯可依一边在心中呻吟,啊啊……好羞耻啊!可是,为什么会
这么兴奋呢!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胸罩率先离开了身体,两只C罩杯的乳房跳动着暴露出来,随后便是三角内
裤。冯可依一手捂着露出大半个雪肤冰肌的胸部,一手护着无毛的阴户,羞耻地
低下头,赤裸裸地站在花雯芸和雅妈妈面前。
  雅妈妈用征询的目光看向花雯芸,看到花雯芸微微摇头,只好打消了让冯可
依拿开手、先逗弄一番的想法,说道:「莉莎,把女仆装穿上!」
  「是……」
  就在冯可依弯下腰,抬起小腿,正待把和女仆装一套的一件透明的蕾丝三角
内裤套过脚上时,雅妈妈突然站起来,上前一步,一边说,「等一下!」,一边
把手向冯可依暴露在外的阴户伸去。
  「呀啊……雅妈妈,不要啊……」阴户被雅妈妈摸了一把,冯可依不禁又羞
又恼,连忙把腿合上。
  「咯咯……莉莎,你好骚啊!只是在我和花院长面前脱光衣服,就湿成这样
了。」雅妈妈挥动着她那根如葱白一般雪白修长的手指,手指上濡湿闪亮,沾附
着冯可依刚流出来的爱液。
  「呀啊!好羞耻啊……」瞧着雅妈妈把手指放进嘴里,发出「啧啧」的吮吸
声,似乎在品味自己爱液的味道,冯可依羞耻极了,喘息声不由变得急促起来,
胸前两只白嫩的乳房不断起伏。
  雅妈妈吐出手指,脸上浮出陶醉的表情,似乎很喜欢冯可依爱液的味道,然
后意犹未尽地咋咋嘴,说道:「莉莎,你帮我解了燃眉之急,我非常开心,打算
把这套女仆装做为礼物送给你,留心点啊!别把它弄脏了,要好好保存啊!」
  「是……是的。」发出像蚊虫一样微弱的声音,冯可依深为自己动不动就溢
出爱液感到羞愧。
  「可是莉莎,你现在这样不行啊!咯咯……你瞧你跟发洪水似的,别把这么
漂亮的内裤弄脏了,把腿分开,我给你擦干净吧!」雅妈妈向冯可依汁水淋漓的
阴户上一指,眼里尽是揶揄地看着她。
  「我……我自己擦就行了。」冯可依摇摇头,低声婉拒。
  「又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了吗!莉莎!」雅妈妈加重语气,提醒冯可依,她现
在只是个女招待,没有拒绝的权利。
  「快点!」
  「莉莎,听话啊。」花雯芸也在一旁帮腔。
  「是……」冯可依抖抖索索地分开双腿,羞惭无比地把湿漉漉的阴户暴露在
雅妈妈面前。
  「啊啊……好羞耻啊!雅妈妈,好了没有啊……」随着冰凉的手巾在阴户上
轻柔地滑动摩擦,冯可依感到身体更热,心中更加兴奋激昂了。
  细细打量了一番光溜溜、粉嫩嫩、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阴户,雅妈妈
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说道:「干净了,现在可以穿了。」
  「是。」再次把透明的蕾丝三角内裤套在脚上,内裤明显是小了一号,冯可
依费力地把内裤拉上去,包住浑圆的臀部。
  虽然穿上了内裤,可蕾丝三角内裤是完全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了什么,阴户
的形状、颜色,还有臀部全都一览无遗地暴露着,与什么都不穿相比,更增添了
几分诱惑,充斥着淫靡的色情味道。
  穿好了性感火辣的内裤,冯可依再去找胸罩,可是遍寻不到,只好羞涩地问
道:「雅妈妈,胸罩……」
  「这套女仆装不需要胸罩。」
  躲开雅妈妈调侃的眼神,冯可依只好赤裸着胸部,穿上了女仆装。与内裤一
样,女仆装也小了一号,穿在身上很紧,有些喘不过气来。虽然女仆装的上衣部
分带有内衬,可胸口位置的材质里外都是薄纱,高耸的乳房把小一号的女仆装高
高地顶起,像是呼之欲出似的,两颗乳头紧紧地贴在内衬上,透过薄纱,能清楚
地看到两点嫣红和周围宛如圆球似的乳房。
  女仆装的喇叭裙很短,只能勉强遮住臀部,加上还附有裙撑,就像是半开的
伞似的,露出了大半臀部。而包住臀部的内裤又是透明的,穿着这样一件女仆装
的冯可依几乎是露胸又露臀,只要稍微弯下腰,臀沟间那道狭长的肉缝便会暴露
出来,被客人们尽收眼底。
  女仆装还配有长袜,长袜不是透明的,质地细密,纯白,高过膝盖。冯可依
穿上长袜后,在身体前面扎上同样很短、齐腰的白色围裙。就这样,冯可依由成
熟美艳的办公室女郎变身为一个性感妖媚、魅惑男人欲望的小女仆。
  雅妈妈走上前去,把红色的牛皮项圈套在冯可依的脖子上,然后,又拿出一
个化妆舞会上常见的只露出眼睛的七彩眼罩,遮挡住冯可依的半张脸。
  牵着冯可依的手,雅妈妈娇笑着说道:「谜一样的M女女仆莉莎正式登场,
走吧莉莎!好好干,别让客人们不满意啊!」
  「是……」冯可依发出一声宛如呻吟般的声音,即将开始的女仆扮演令她鼓
荡的心中又是兴奋又是刺激,又感羞耻又有期待。
  花雯芸牵着冯可依另一只手,也娇笑着说道:「莉莎,忘记冯可依,融入女
仆的角色,好好享乐吧!」
  「是……」
  俱乐部里座无虚席,客席上坐满了男男女女的客人。在雅妈妈的指挥下,一
副性感的女仆装打扮的冯可依一会儿送酒,一会儿送点心,不停地在客席之间穿
梭,根本闲不下来。
  无论哪张客席,客人们都在做着淫靡的事情,要么搂着自带的女伴,上下其
手,在敏感的部位上乱摸,要么抓住女招待不放,在屁股、胸部上尽情搓揉。女
人们声音各异,但都充斥着兴奋和快感的呻吟声、浪叫声不绝于耳地钻进冯可依
的耳朵里。
  有一些客人看到冯可依的脖子上戴的是红色狗项圈,脸上闪过遗憾,便不再
理睬。但更多的客人一边揉弄着怀中的女人,一边故意向冯可依搭讪,用淫秽的
目光看着冯可依清晰可见的乳房和臀部。还有一些不要脸面的,干脆蹲在冯可依
身后,去看她弯腰倒酒时撅起的臀沟间那道粉嫩的肉缝。似乎感受到灼热的呼吸
喷打在自己的阴户上,冯可依渐渐迷醉在这羞耻的暴露快感中。
  啊啊……又开始流了,全被客人看到了……无毛的阴户上汁水淋漓,爱液四
漫,如果没有内裤遮挡,肯定会顺着大腿一直流到脚底。背对着客人们弯腰撅臀
的冯可依脸颊绯红,迷蒙的眼眸中荡漾着浓浓的春意,身体不时颤抖几下,完全
想不到只是暴露,就能令她获得如此愉悦的快感。
  「莉莎,到这儿来。」雅妈妈在吧台向冯可依挥手。
  「雅妈妈,你叫我。」拖着酥软的腿,冯可依一路小跑着过去。
  「把内裤脱下来给我。」雅妈妈不容拒绝地命令着。
  「啊!是……」在客人们看不到的吧台死角,冯可依把内裤脱下来,交给雅
妈妈。
  「呦!莉莎,你到底流了多少水啊!原来轻飘飘的内裤吸了你的爱液后,现
在变得这么沉了。」雅妈妈用力一捏内裤,爱液滴滴答答地直往下淌。
  我的内裤就像放在水里便马上捞出来似的,好羞耻啊……我到底流了多少水
啊……冯可依羞耻地低下头,不敢看雅妈妈手里的内裤,更不敢看雅妈妈揶揄的
目光。
  「莉莎,你真的是很喜欢干羞耻的事啊。」雅妈妈发出一声像是呻吟的感叹
声。
  「是……是的。」冯可依捏着女仆装的裙角,羞耻得都要站不住了。
  「那么,我让你再羞耻一些吧!」
  雅妈妈突然抓住女仆装的袖子,用力一拽,只听「嘶」的一声,袖子从肩头
整齐地分离出来。然后,雅妈妈趁冯可依愣神的刹那,再抓住胸口的衣襟用力一
扯,顿时,整个上半身的衣料带着内衬离开了女仆装,两只失去了束缚的乳峰质
感十足地跳跃出来。
  「呀啊!雅妈妈,不要……」直到胸前的两只乳房暴露出来,冯可依才如梦
方醒,连忙把手臂挡在胸前,用惊恐的目光看向雅妈妈。
  「没发现这件女仆装是可以分解的吗!莉莎,干嘛那么看我,好像我会对你
做多过分的事似的。上次,我就和花院长一起看过你的乳头了,有什么大惊小怪
的,现在把手拿开吧!我给你穿上乳钉。」雅妈妈嗔怪地看向冯可依,对她戒备
的反应很是不悦。
  「对不起,雅妈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太紧张了。」冯可依一边解释,一
边放下了手臂,把乳房露出来。
 雅妈妈把下面坠着一个细长条金属棒的乳环穿在冯可依翘高挺立起来的乳头
  上,随后,在乳头上轻轻一捏,便「咯咯」地笑着说道:「哟!都胀成这样
了,好大啊!」
  亟待爱抚的身体被雅妈妈一摸,而且还是敏感的乳头,冯可依不由仰起脸呻
吟了一声出来。
  「雅妈妈,莉莎不是带着红色狗项圈吗!只能看不能摸。」从坐席上来到吧
台的花雯芸刚好看到这幕,讥讽了一句雅妈妈,然后,对冯可依说道:「莉莎,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暂时离开一会儿,尽量在打烊前赶回来,不用担心,雅妈妈
虽然有些胡闹,但值得信赖,好好听雅妈妈的话,玩得开心点啊!」
  怎么办啊!花院长不在这里陪我,我好担心啊……看着花雯芸匆匆忙忙地离
去,一阵不安顿时涌进心头,冯可依感到花雯芸不在,失去了制约的雅妈妈肯定
会让自己做一些更加羞耻的事情。
  「碍事的走了,莉莎,就剩下咱们两个了,太好了,记得要乖乖地听话啊!
现在,回到客人们中去吧。」
  瞧着雅妈妈笑吟吟的脸颊,冯可依更加不安了,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就穿
成这样过去吗?」
  「当然了,难道还不够羞耻,想全部脱光吗?」雅妈妈反唇相讥,讥讽地看
着冯可依。
  「够了,够了。」冯可依急得连忙摆头。
  就在冯可依快要回到坐席的时候,花雯芸在后面扯着脖子叫道:「莉莎,忘
记把内裤还给你了,算了,就这样光着吧!记得给客人敬酒时不要忘记礼仪,要
九十度的鞠躬,至少维持五秒钟啊,记住了吗?」
  「是……」冯可依满脸通红地答道,感到雅妈妈声音那么大,只怕所有的客
人都知道她没有穿内裤的事了。
  与她猜测得分毫不差,客人们开始频频向冯可依挥手,不住地点这点那,搞
得冯可依就像踩了风火轮似的,举着托盘,忙不停歇地从一个客席奔到另一个客
席。
  冯可依穿梭在客席和客席之间,暴露在外的乳房剧烈地摆动着,穿在乳头上
闪闪发光的乳环因为下面坠着一根金属棒,增加了重量,随着东摇西摆的乳峰,
刺激着敏感的乳头,给冯可依带来一阵强烈的快感。
  每当冯可依把鸡尾酒放在茶几上,向客人们深深地鞠躬答谢时,身体都弯成
了九十度,像雅妈妈告诉的那样维持五秒钟。丰满的乳房在重力的作用下,向下
垂着,胀得高高的乳头因为乳环的重量,不住地摇着、伸展着,在她身后,女仆
装的喇叭裙被鞠躬的动作带到腰际上,把赤裸的臀部暴露出来。在浑圆的臀部中
间,一道无毛的粉嫩肉缝和窄小的肛门尽被在身后的客人们收在眼里。
  啊啊……不要看我啊……冯可依在心里羞耻地叫着,可穿梭在客席之间,在
客人们淫秽的目光下摇动乳房,却带给她一阵愉悦至极的快感,尤其是给客人们
鞠躬致敬时,她感到一种仿佛受到凌辱的快感从身上腾起,那么强烈,又是那么
令她兴奋,阴户不受控制地收缩着,大量的爱液汹涌地溢出来,沿着大腿,一直
流到脚底,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乳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胀得那么大,冯可依急促地喘息着,弯成九十度的
身体上,两座乳峰就如波浪那样起伏着,坠有金属棒的乳环扯着乳头不住摇动。
  仅仅是仿佛爱抚一般的拉扯感,就令冯可依到达了几次小高潮,加上越来越
多的客人跪在她身后,近距离地看光溜溜的阴户,戏谑地把灼热的呼吸喷打在她
不住收缩的肛门和从肉缝里显露出来的肉洞口上,更不知道泄了多少次身子了。
  啊啊……好刺激啊,啊啊……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的话……
  就在冯可依被接连不断的小高潮冲击得即将陷入迷乱时,雅妈妈走过来,说
道:「莉莎,今天就到这儿吧!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回去休息吧!」
  「是……」雅妈妈的到来令冯可依松了口气,她不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会
变成什么样子。
  冯可依拖着酥软无力又火热难耐的身体回到了职员休息室,就在刚刚换好衣
服时,雅妈妈走了进来。
  「可依,今天太谢谢你了。」雅妈妈亲热地牵着冯可依的手,不住道谢。
  「没什么,我又没帮什么忙。」冯可依摇摇头,礼貌地说着客气话。
  「怎么会呢!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可依,你不知道你那羞耻的风情是么动
人,所有的客人都为你兴奋起来了,当然,你也很兴奋啊!流了一地的爱液。」
  雅妈妈脸上又浮出揶揄的笑容。
  「哪有那样的事……」脸突地红了,冯可依为自己今晚强烈的反应和淫荡的
表现感到又是羞耻又是吃惊。
  轻轻揉捏着冯可依滑嫩的手,雅妈妈问道:「可依,今晚快乐吗?」
  冯可依把头低下去,不做声。
  「不好意思开口吗?看那!咯咯……嘴上不说,你的身体告诉我,你很快乐
啊!」雅妈妈把手向冯可依的大腿上一指。
  冯可依瞧过去,只见,自己的大腿内侧湿淋淋的,尽是刚才溢出的爱液,在
灯光的照射下,发出闪亮的光芒。
  啊啊……好羞耻啊……宛如做了坏事被捉了个正着的孩子似的,一脸羞惭的
冯可依老老实实地承认道,「是……是的。」
  「可依,既然在我这很快乐,我拜托你件事好吗?」雅妈妈定定地凝视着冯
可依。
  雅妈妈的目光中仿佛蕴含着什么,开始变得火热,看得冯可依一阵心慌,不
由抖颤着声音问道:「什么……什么事啊?」
  「以后,要是我这再发生像今天这样人手不够的事,可依,你能变成莉莎,
过来帮我吗?」眼眸中充满了希冀,雅妈妈殷切地说道。
  不能答应她,天知道再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冯可依有种预感,感觉自
己要是继续扮演莉莎在这里做女招待,只怕会沉沦下去,真的变成莉莎那样的女
人,于是,连忙拒绝道:「我不行的,我……」
  话未说完,身体突然被雅妈妈抱住了,雅妈妈看似瘦弱的身体竟那么有力,
冯可依感到自己就像被一个强壮的男人抱着似的。
  「雅妈妈……」心中禁不住的激昂起来,冯可依急促地喘息着,想推开她,
可是下一瞬间,嘴巴便被雅妈妈封上了。
  雅妈妈用力地吸吮着芬芳甘甜的樱唇,就像是贪婪的食肉动物对待捕获的猎
物似的,仿佛要把冯可依吃掉那样激烈地吻着。在狂吸嘴唇的间隙,雅妈妈发出
兴奋的呻吟声,伸出舌头,钻进冯可依的嘴里,一下子勾起那条慌乱地四处躲避
的小舌,缠绕在上面不放。
  本来身体就是火热难耐、亟待爱抚的,雅妈妈男人般的狂吻就好像在火上浇
了一勺油,冯可依很快就被点燃了,迷失在那错乱的令她战栗的快感中。缩在口
腔深处的小舌被一闯进来便不住翻转、不住勾舔的舌头引诱着伸出来,下一瞬间
便被雅妈妈的嘴唇紧紧夹住,吞进嘴里,像是要吸断那样用力地吮吸着。冯可依
紧蹙着眉头,脸上浮起吃痛的表情,可鼻中却哼出甘美的呻吟。
  一阵急骤的「啾啾」声过后,雅妈妈吐出冯可依湿滑的舌头,在她红肿的嘴
唇上用力一吻,然后问道:「可依,喜欢我这样吻你吗?」
  冯可依剧烈地喘息着,眼帘下垂,默不作声。
  「每当我吻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我就控制不住自己,总是那么激烈。尤
其是你可依,我恨不得吃了你。」夹杂着阵阵娇喘,雅妈妈绵软低沉的声音充满
着野性。
  「雅妈妈……」冯可依呻吟般的轻唤着,分外柔媚。
  「可依,听说你十月份就要回西京了,剩下的这段时光,你就当做是人生的
插曲吧!让莉莎只在汉州存在,用这个从你身体里剥离出来的自己好好享乐,之
后便将她永远封印,你说好吗?」在绯红的脸颊上轻吻一下,雅妈妈搂得越来越
紧了,蛊惑着意乱情迷的冯可依。
  做为人生的插曲,用莉莎享乐SM的快感……
  莉莎只在汉州存在,只存在三个月……
  我在这里不是冯可依,是喜欢暴露的女仆莉莎……
  冯可依出神地想着,在她思索的时候,雅妈妈没有继续蛊惑,而是轻轻舔着
她的颈项、耳垂,用牙齿轻轻地咬,给冯可依带来一阵飘飘欲仙的快感。
  我是莉莎,莉莎不全是我……一股放纵的快感在身体里肆虐着,冯可依艰难
地做出了选择,一边发出火热的喘息,一边慢慢地抬起头,用变得迷蒙的双眸瞧
着一脸期盼的雅妈妈,微微点头。
  「可依,你答应了,太好了,我好高兴啊!」
  雅妈妈狂喜的心情似乎感染了冯可依,冯可依也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给你这个,今天的出场费和打车回去的路费。」雅妈妈递给冯可依一个纸
袋,里面装着三万元的现金和一些零钱。
  「雅妈妈,我不要。」冯可依连忙把纸袋还给雅妈妈。
  「莉莎,听话!这是你的酬劳。」雅妈妈不容拒绝地把纸袋塞给冯可依,然
后拾起被冯可依叠得整整齐齐的女仆装,也塞给冯可依。
  「谢谢。」冯可依捏着手里的纸袋,沉甸甸的,感到获得酬劳的她已经变成
了莉莎。
  「花院长应该不会回来了,你先回去吧!路上当心啊!莉莎!」雅妈妈捧起
冯可依的脸,在她柔软的嘴唇上轻轻一吻。
              【未完待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